深圳办公家具厂国工业设计师尼尔斯·迪夫里恩特说过,“同其他家具相比,椅子跟人的关系更亲密,我们会把自己的情绪和性格投射到我们坐的椅子上,因为椅子是有个性的。坐只是它的功能之一,

它能反映我们心境,或者显示品味。”一张好椅子,不仅承担了实用功能,还能体现使用者个人的趣味。
 
做一把好椅子有多难?

人们天天接触的椅子虽看来普通,但实际上却很不简单。

因为一张好椅子既要符合人体结构,还要结实能承重,且移动轻便,给人留出活动的空间,坐着让人感到放松,这看似越简单的东西其实背后越复杂。所以难怪就连德国建筑师密斯·

凡德罗(代表作:纽约西格拉姆大厦)也会说:“椅子是一种很难制作的东西,试过的人都知道这一点。”